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车上的完美性爱
车上的完美性爱
那天,我去接你下班,我坐车里摇下车窗看着你外面套着一袭风衣,里面衬衣丝袜高跟从楼里出来,你轻笑着走到车旁边俯身在我耳边轻声的说,张开嘴:

  然后就把一个东西塞到了我嘴里并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。然后拉开车门坐到了车的后坐。

  嗯,那是你湿透了的内内,蕾丝的,塞我嘴里刚好让我说不了话,但又不至于很满。那一股骚骚的味道令我的鸡巴瞬间勃起,我发动车子往回走,并不时的从后视镜里观察你。

  你慵懒的靠在后排,双手遮挡住阴部,但浓密的阴毛在少了内内的看护依旧若隐若现。唔,还有跳蛋,指示灯在一闪一闪。你依旧带着微笑,但表情已有一些抽搐,我知道,你快到下一波高潮了。就在你交叠下双脚位置的时候,那一剎那,天啊,我甚至看到你腹股沟的那两股红绳。

  对,就是红绳。在我的指导下,你已经能很熟练的自己完成龟甲缚了,就在下班前的半小时内,你躲在卫生间,把自己脱得精光,从手提包里拿出绳子给自己做了个精美的龟甲缚,然后再重新把丝袜衬衣外套整齐的穿好。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跟原来没有两样,只是眼神里多出一丝放蕩。最后一刻你稍一迟疑,把蕾丝内内重新脱了下来,它在跳蛋的攻击下已经湿的不能再湿了,你自己把它凑到鼻子下闻闻,甚至忍不住舔了舔有你自己的汗味,香味,更多的是淫秽的味道。

  你甚至没有把它放回手袋中,就跩在手中,带着胜利的微笑扬长而去,奔向楼下等待的我。

  你交叠双腿的频率越来越频繁,身体绷得紧紧的,双手死命的按住档部,按住阴蒂,高潮的感觉就那样一点点的在积累,但你依旧忍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,忍得好辛苦,再也不能保持住笑容,脸也忍得变了行,。

  我嘴里塞着内裤说不了话,只好飞快的在手机上这了几个字递到你面前。

  「手拿开,叉开腿,解开扣子,叫出来」。看到我的命令,你有一丝迟疑又有一丝羞愧,但只能照着做了,腿一叉开,原本若隐若现的阴部直接暴露在我面前:

  跳蛋以最大频率工作,你的淫水早已流出来,流到坐垫上,湿了好大一片,你的慾望已到达最高点,阴蒂早已充血,冲破阻挡,高高的 起头,还带着一丝血红。

  你依言解开你衬衣的扣子,一颗两颗三颗,当解到第五颗的时候,乳头已凸显出来了,是的乳头,你连乳罩都脱掉了,还是根本就没穿?果然是个蕩妇,还是知道这样能给我更大的快乐?乳头充血有大颗杨梅那 大,高挺着,傲立于胸前。对就是傲立,这样的场景可不多,平时由于太大自然垂,今天一个完美的龟甲缚将大奶全部託了起来,以至于它们如此的骄傲。

  我不得不为你的手艺发出感叹,自缚看起来比我做的还要好,位置力度都把握得非常好,平时我做起来不是鬆了就是紧了,力度无法完全掌控,而你自己能把这些把握好,因为在你自己身上,你完全能跟着自己的感觉来。这就像自慰,女人自慰更能获得高潮,因为自己熟悉兴奋点,知道需求。

  我从后视镜里默默的欣赏着你,但内心早已澎湃不已,鸡巴硬得生疼,嗯,我该让它释放出来,我解开拉链,把鸡巴从内裤里拿出来,还顺便撸了几下,它已经很敏感,这几下让我差点射出来,我赶忙停住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。「贱货,敢勾引我,看我怎幺玩弄你,我可不想这 早就让高潮到来。」我恶狠狠的想。

  我把车停在路旁,由于过了下班的高峰期,路上的车辆并不多,偶尔才有一两辆从身后呼啸而来,飞驰而去奔向远方。我把口中的内裤扯了出来丢在一旁,这游戏是你先挑起的,但是主动权应该在我。只有我才能决定游戏该怎幺玩。

  「把衣服脱了,跪起来,母狗」,我命令你。你透出强烈的欢喜却又有一丝忐忑,欢喜的是主动的参与你创造的游戏中来开始命令你,忐忑的是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幺。但你毫不犹豫按照我的命令把风衣和衬衣脱了,认认真真的跪在后座中央,留下吊带丝袜和12cm的超高跟鞋。

  「嗻嗻,我预想得没错,你的手艺越来越精美了,好过我不知道多少倍,今天的龟甲缚在中间留多了几个结,奶子下面用了三股绳才能很好的把这对豪乳完美的表露出来,如果在阴蒂那里再打个结,走路的时候能摩擦到它就更舒服了,可能是你有了跳蛋没有想到吧」,我在心里默默的点评道。眼神始终审视着你不吭一声,你的那强烈的欢喜在我的审视中慢慢的消失,渐而变成一丝惊恐。

  但你并不怯弱,依旧直直的跪着座位中间,蜜穴里的跳蛋依旧卖力的工作,胸前的奶子傲然挺立,我知道你这时候很想我凑过去含住你那充满血大如杨梅的乳头了吧,那里很痒,你已急不可耐,但我岂能就这样便宜了你。「啪」我一巴掌拍在你的左边的奶子上,立即印出淡淡的五个手指印,「爽吗,母狗」,「爽」,儘管你疼得倒抽一口凉气,但是还是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身体的感受。

  「那里爽?」我又一巴掌。

  " 小穴穴「

  「那里?」

  「我的骚逼」

  「那就叫出来」

  「啊……」你一声长叫,释放出今天一整天的慾念,为了这个时候,你今天想了一整天,也憋了一整天,上了车那 久,也不吭一声,只为勾引我这一刻。

  「我要」随后你嘴里蹦出。

  「要什幺」

  「我要你的鸡巴」

  「干什 」

  「干我」

  「什幺」

  「操我」

  「听不见」

  「我要你操我」

  " 大声点" " 要我你的大鸡巴操我「

  「再大声点」

  「我要你的大鸡巴操我,操我的骚逼,操死我,主人」,「啊,求求你,我受不了了」我毎问一问题,附带一巴掌,分别在你的左右边的奶子上,毎一下都有五个深深的手指印。最后你由于吃痛,几乎带着哭腔喊出来的。

  你受不了的不是我的巴掌,是快感。我用手在你的裆部一摸,湿哒哒的一片,流满了我整个巴掌,还在滴着水。你的哭腔中透漏的是痛并快乐着的欢愉,所以你高潮了。

  「这 快就高潮了,这可不是我想要的哦。」我把湿哒哒的手掌凑到你的面前。你看着你自己流出来的淫水,露出一丝害羞。「舔乾净」,我命令你。你没有丝毫的犹豫,用你的舌头从我的手掌,再到每一个手指上的淫水都舔得乾乾净净,就如同一条真正的小母狗,也如同平时口交你舔我鸡巴那样仔细。喔,对,鸡巴,我那早已硬于生铁般的鸡巴是时候让你这蕩妇服务服务了。我换好姿势,双脚分别踏在正副驾驶位上,把我的鸡巴伸到你的嘴边:「舔,母狗」,你看着这青筋暴起的大鸡巴直立,眼神重新放出光来,全然不像刚高潮过的女人。

  你儘管兴奋,却并不着急,眼神直勾勾的望着我,吐出你的舌头,舔弄着马眼,慢慢的张开你的双唇将我的鸡巴包裹,一直到根部却还不满足,用双手护住我的双臀,用尽力气往你的身体拉动,并把你的舌头用力的顶住我的阴茎,我能感受我的龟头早已顶到你的喉管,嗯,完美的深喉。难得的是这种姿势下你还能保持 起头看着我,这个时候的你最淫蕩,也最能吸引我。

  你尽最大的努力保持住这种姿势,因为你知道这种状态下我很舒服。是的,我很舒服,除了射精的那一刻还有比这个时候更舒服的吗,没有。我差点就在你的口中爆射而出,这也可能是你的想法,你太想它了,想我的精液射出来,你好完完全全吞下去,是的,吞下去,你再也不是最开始的那个不喜欢精液味道的你了,你现在喜欢这种味道,就是想吃它,然后摇着尾巴到我面前让我表示嘉奖。

  我会让你如意吗,不能。我与你对视,看谁先败下来,我知道你这种姿势其实并不舒服,你坚持不了多久。

  你真的很卖力,坚持了好几分钟还没有鬆开的迹象,你既如此淫蕩,就再让我帮你一把,我抱紧你的头用尽力气的往我的鸡巴上压,此时已到极限,你再也不能用你的眼神直勾勾的望着我,但我已管不了那 多,看谁能坚持到最后。你渐渐的鬆开了双手,你快坚持不住了,但我仍不肯放手,谁叫你那 喜欢吃我的鸡巴,吃就要吃够,哈哈。

  最后你实在坚持不了,我鬆开双手,你立马把鸡巴从嘴里吐了出来,引起你剧烈的咳嗽,嘴角残留的口水和部分精液冒着泡,牵着丝连接到了我的龟头,你要知道,这是你另一最能表露淫蕩的时候,我很喜欢,你早已顾及不了那 多,剧烈的咳嗽似乎耗尽了你的力气,又或是你本性如此。好不容易,你停止了咳嗽,带着一丝幽怨望向我,我太粗暴了吗?这个时候你要的不就是粗暴吗,用温柔解决不了你,我太了解你了,从你的身体就能看出一切。「还要吗」,我笑着问,你摇摇头,但不再幽怨,换来的是一丝满足,你伸出你的舌头将嘴角残留的液体吃进去,然后温柔的含住我的鸡巴,一丝丝的品味着它的味道,它的坚挺。

  你含舔得很轻柔,这力度对于我刚刚好,刚才那一段时间虽然不太长,但是我已处于喷射的边缘,享受到这份宁静,冲动慢慢的平静下来,是的,我不想那快结束这场游戏,我的蕩妇,我的母狗刚才已有了一次高潮,但一次怎幺够呢,你是要两次,三次,四次甚至更多,我知道你永不满足,只到抽乾你最后一次力气。

  我俯身仔细看着身下的女人,心中涌起无比的爱怜,这个女人,我的老婆,人前是贤妻良母,职场OL,在我面前却是我的蕩妇,我的母狗,愿意满足我一切幻想和要求。当然我想你也是满足的,从第一次做爱,第一次口交,第一次裸聊,第一次捆绑……在我的引导下你渐渐的对这一切接受,熟悉,甚至到迷恋,你做得越来越好,今天你还能主动的引导我玩这样的小游戏,呵呵,给了我不小的惊喜。我用手轻轻的抚摸这你的秀髮,你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爱怜, 起头来温柔的看着我,用你的脸颊蹭蹭我的手背,我知道你感受到了我心中的想法。我们就是这样一直心有灵犀。

  「躺倒后座上去」,我轻轻地对你说。你依言躺好,儘可能的舒展开来并为我留下了足够的位置。我感到很满意,你这下知道我要做什幺,你眼里的期待足够说明了一切。是的,你想对了,接下来我要好好爱你,给你今天的第二次高潮。

  你的奶子在我前面的抽打下已经满身通红,我抽了几十下,每一下都下手很重,惩罚性的,儘管我知道你骨子里受虐的本性只会让你兴奋大于痛楚,那第一次高潮就能说明一切,但现在看到这绯红的「作品」我不免感到难受和后悔。我伸出舌头舔在你的奶子上,「唔」你一阵呻吟,「痛吗」「有一点」,我减轻了力度了和速度,轻轻的在你的乳房舔湿了数遍只会,才一口含住了你的乳头。

  「唔」你发出很大的呻吟,不过这次我知道,你不是痛,你是舒服的。

  我逐渐加大了亲吻的力度,你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,我相信经过前面的抚摸和舔弄,你此刻的奶子上的痛楚几乎可以忽略,你能感受的除了快感还是快感。

  当我用牙齿咬住你的左乳头,右手用力捏住右乳头,同时用力的时候,「喔」,你的身子倏地弓起,双手死死的按住我的头,饱胀的奶子几乎把我窒息,你的狂乱感染了我,只想埋在你的软肉里,一直不分开。

  品够了你的乳头,我的舌尖绕圈下移,直来到你的阴户,此刻跳蛋依旧卖力的震动,用最大的频率,机器就是机器,你不让它停,它永远都是在工作,红绳已经从股沟处脱离出来,夹在缝隙里,早已被淫水浸湿。我把红绳扯出来还原到两边,跳蛋也拿出来关掉。仔细的端详着你的穴穴,你的阴户,你的骚逼。

  对,这是一个骚逼,毫无疑问的。看这湿得不成样了,阴蒂早已冲破阻碍搞搞昂立,等着我去抚弄它,亲吻它。跳蛋刚从里面拿出来阴唇还来不及闭合,我能清洗的看清里面的嫩肉还一张一合,好似对我鸡巴发出邀请,好让它们夹紧它,摩擦它,可是此刻我还不想提枪上阵,那应该留给最后的疯狂。

  我趴在你的身前,舌尖挑开你的阴唇,挑动由慢到快,柔软而有力的舌体,时不时的捲起努力顶入你的阴道口,你的呻吟逐渐变大,左手不由自主的揉弄你的奶子,而右手伸过来不断按压你的阴蒂,彷彿告诉我,这里很需要。

  我当然知道你那里也想要,想我的舌头舔它,吸允它。但是我更喜欢看你自己迫不及待的样子。你久等不到我的舌头,索性不再按压,变成了搓揉,速度也越来越快,我知道你快到了,腾出右手一把抓住你右乳,左手一把拿开你揉弄阴蒂的手,用我的舌尖一把舔了上去。随着你「啊」的一声,呻吟彻底的变成了浪叫。你的身子儘量往后弓起,却被车门挡住了去路,只得不断 高自己的身子,双手按住我的头,不断的喊着:「用力用力,不要停不要停,我要来了。来了……」是的,随着一股淫水从你的阴道里流出来,你全身抽搐,第二次高潮到了。

  休息了一会,缓过来,我抱着你「舒服吗,亲爱的」「嗯」「还要吗」,「还要」「那接下来你的独角戏,好吗」,你稍一迟疑,但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  得到你的许可,我迅速的从手提包里拿出新的绳子,丝袜。跳蛋塞到你的阴道,丝袜塞到你的嘴里,我重新把你绑了个龟甲,不同的是最后我用红绳勒住你的阴户,将绳的一断交到你嘴里,命令你用嘴咬着。

  我坐在后座的正中间,瞧瞧你,我的母狗,你这是一个什幺样子?你被五花大绑倚靠在正副驾驶位的边缘,嘴里不仅塞满丝袜不能出声,还咬着绳子的一端,你双脚踩踏在后座的边缘大大的张开腿在我面前,你那淫蕩的骚逼还不断滴着淫水,最重要的是还塞着一个跳蛋。这是多 放浪的一个女人,但是脚上的丝袜高跟透漏出不久前她还是人前的标準OL. 这是一幅极为淫靡的画面,我自己都不由得看得癡了,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。我默默的打开跳蛋开关,把震动开得最小,你还是忍不住浑身一震,差点从我座位上掉了下来,随即你明白,这种姿势下你只能一直这样保持住才能维持身体的平衡。

  我往上靠了靠,乾脆把裤子也脱了,好让你能看清楚我依旧勃起鸡巴,果然,你看到它,眼睛里的光更亮了,这是一个蕩妇看到鸡巴的眼神,渴望的眼神,想被操的眼神。我看到你的嘴挪了挪,对了,你越用力,绳子勒得越紧,快感会更高,紧点再紧点。

  我把跳蛋的频率不断的调高,随着它的刺激加大,你也不断的挪动你的嘴,绳子越来越紧,已经勒到了你的阴道里,淫水不断的流了出来,打湿了新的红绳。

  看到这里我再也受不了,将跳蛋开到最大,遥控丢到一旁,开始套弄起我的鸡巴来,我想对你也是个不小的刺激,儘管我给你形容过,看过照片,但是你却没有几次看我手淫过。果然,你看到这情景,嘴里开始发出「呜呜」声,嘴巴因为太过用力而变得扭曲,你开始慢慢的摆动你的屁股,这样红绳会勒得更紧。你摆动的幅度越来也大,我却生怕你会掉下来,但你似乎并不在意这个,在意的是即将到来的高潮。

  在你的不断的「呜呜」声中,你终于鬆开了嘴里的绳子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淫水沿着绳子一股股的流了出来,我知道,你的第三次高潮到了。

  经过三次高潮的你看上去有一丝疲惫,望向鸡巴的眼神却依旧坚定与渴求,接下来该它来操我了吧,你想。我将风衣批在你的身上,扶着你在后座上躺好,收拾好跳蛋,丝袜,只留下你身上的红绳。你不禁透出一丝疑惑,在看着我穿好裤子拉开后座车门的时候,你忍不住拉着我的手,另一只手摸索着到我的裆部缓慢的套弄坚挺的鸡巴,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:「操我的骚屄,用你的大鸡巴,我的主人,」。

  我闻言不禁一呆,气血上涌,差一点忍不住脱下裤子直接扑了上去。「骚屄,骚屄」我呢呢的念叨个这个词,这可是第一次从你的口里吐出来,就在今天,经过了抽打,口交,自慰独角戏三次高潮之后,你放下了最后一点羞耻之心向你的主人求欢。一个真正的蕩妇,一条发春的母狗,这就是你,淫蕩到骨子里的性奴老婆。

  你不断套弄的手渐渐的变得温柔起来,我的鸡巴因为硬的太久早已隐隐作痛,使得我不得不微微的弯曲着腰来减缓这种不适。你立马感受到了,手掌由套弄慢慢的变成了轻轻的抚弄,这让我轻鬆了许多。这是我们这 多年彼此形成的默契,一个眼神,一个轻微的动作你就知道接下来要做什幺,乖乖的摆好姿势等待我的进攻。我没有按你所期待的插入,果断的推开了你的手:你既如此淫贱的渴求高潮,我又怎能如此随意的了了你意愿。至少要让它来的更激烈,更暴戾,更加的让你刻苦铭心。

  我重新发动车子驶向黑夜里,这不是回家的路,可你没有开口询问,也没有露出惊慌的感觉,我想,只要有我在身边,无论我带你去那里,你都会感到心安吧。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,我尤感身在梦中,儘管我们之前有过类似的行为和性幻想,但是并没有把这些结合在一起,尤其今天的这个游戏,是由你挑起的。

  想当年我们在操场我第一次用手触碰到你的下体,你整整三天都没有理我,对比今天的你,主动苛求用我的鸡巴操你的骚屄,直到你快乐的死掉……我不禁有些洋洋得意,「呵」差点笑出了声,不经意的憋见你闭着眼睛静静的斜躺在后座上一动不动,我赶紧禁了声,下身亢奋的鸡巴时刻提醒着我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,先让你休息一下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「唔」,轻微的呻吟从后面飘了过来,儘管细不可闻还是被我敏锐的捕捉到了,我回过头,看清了现在的你:全身像小猫一样蜷缩在角落,左手紧紧的勒住红绳,令你的奶子比前面挺得更高,在绳子的作用力下,整个奶子红的欲滴出血来;右手握住跳蛋的尾巴,用尽力气往你的阴道里塞,只想它更深点,更深点,直到你的最深处,双腿夹得紧紧的不断挼搓,眼睛依旧紧闭,牙齿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。是了,这个时候的你怎幺可能睡得着,你一定在幻想,幻想着接下来我会带你去那里,幻想着我会怎样的玩弄你,幻想着你的高潮。对一定是这样,情动之处,自己终于再也忍不住,偷偷的在后座上我自娱自乐,还怕我发现。

  经过半个小时的车程,终于到了我的目的地。这是离城市不远的一个小山顶,儘管不远,却极尽荒凉,平时基本上没有人来,更别提这样的夜晚。但对于我接下来要做的,这个地方最合适不过。我的蕩妇,我的母狗,无论你叫多大声,这里都不会有人听见,这不就是你一直所期待的吗。

  我将车子停好,将远光调为近光,换了一张令人极其亢奋的CD,并将音响开到最大声,然后下车打开后座车门,轻轻的抱起了你。啊,我感受到你一阵颤抖,随即用力的搂紧我的脖子,用力的咬在我的脖子上。每次你极为兴奋的时候都喜欢咬我,以此来发洩的兴奋点,我知道那种感觉如果不发洩掉,会令你的奔溃的。

  良久你才松开口,咬的真重,我都感觉到有血丝渗出来。你望向我的眼神中既有埋怨又有一丝歉意,是在埋怨我为什幺不满足你吗?无需表达歉意,我知道你需要什幺,接下来我将给你更多。

  「求你,给我,我真的受不了了,我要你的鸡巴塞满我的淫洞」,「不想要更多吗?」我笑笑。我将你放在引擎盖上,半躺着。我走到离车子三米远的地方,这个距离车灯刚好照到我的裆部,能让你看得很清晰还能给你一定的距离感,我慢慢的在你的凝视下把自己脱得精光。

  我把鸡巴握紧,用力的向根部撸过去,包皮被完全拉的展开来,硕大的龟头呈红紫色,因为被挤压而显得更巨大狰狞,马眼上流出一丝液体,滴到地上,牵出的丝在风中飘蕩。你的眼睛再也无法从我的鸡巴上移开,事实上,周围伸手不见五指,你现在能看到的也就是只是我的鸡巴。你的眼里放出的光彩比以前更胜,这一刻你已等待得太久太久了吧,可是我还不想那 早给你。

  「挑逗我」,你看不清我的脸,但听我冷冰冰的声音不由得一顿。过了几分钟才完全明白我的意思。

  「我要,亲爱的」,你轻轻开口,极尽温柔。

  「老公,我都湿了,干我」

  「老公,用你的大鸡巴干我啊」

  「给我,用你的大鸡巴操我,用你的大鸡巴操到我的最深处」「老公,我受不了,真的受不了」「老公,你想听我叫吗,听我的浪叫声」「操我,操我的骚屄」

  「我是个蕩妇,操我这个蕩妇」

  「主人,主人,求你操我」

  「主人,我受不了,操我的骚屄,操死我啊」

  「我是你的蕩妇,你的母狗,满足我吧」

  …………

  你似乎也很享受这种粗俗不堪的字眼,到最后你几乎是喊出来的,越来越急促,还伴着大声的呻吟,你越发兴奋了,一只手揪着你的乳头,另一只手不自觉的伸向你的阴户。

  看我还站着纹丝不动,你似有所悟,嘴角带着微笑,「主人,你是想看我自慰吗,我知道你喜欢看我自慰对不对,我自慰给你看,你看好哦,」,你加快了搓揉奶子和阴蒂的速度,随之的强烈的快感,你很快已不满足跳蛋的频率,抽出跳蛋,用中指和食指插了进去,开始用极快的频率抽插,每次插下去,拇指都按在阴蒂的部位,里面的水很多,戳进戳出的手指亮晶晶的闪着,发出「噗嗤噗嗤」的响声,带得汁液淋漓!而此时,你的呻吟也正式转变为浪叫,「啊,我要,我要,啊,啊,…给我,用力,…」这时候的你已经不能用蕩妇来形容了,只要给你一跟鸡巴不管是谁的,你都会扑上去吧。

  看着你在引擎盖上即将自己获得又一次高潮,这第四次高潮该由我来给你。

  「停下来」,我急忙喊到。你悠的停下手里的动作,带着一份兴喜,「主人,你肯操我了吗,我表演得怎样,你喜欢吗?」,看着我仍旧一动不动,你慌了,「主人,你要我做什幺,你直接告诉我把,什幺我都去做,只要你操我,操我的骚屄,满足我」「我实在想不到了,要不你惩罚我把,打我,打我的奶子,像前面一样」。说到这里,你似有所感悟,你不再半躺在引擎盖上,一把跳了下来,双手撑在引擎盖上,背对着我,伏下身去,高高的撅起你屁股,歪过头对我说:

  「抽我的屁股,我的主人」,这样子,就如同一只赤裸的羔羊,任凭宰割。

  「够了」,我对自己说。走回车里,拿出早已準备好的皮拍,就是这个皮拍,我新买的,还没有使用过,今天就让你首次尝尝它的味道,我看你在受虐的路上走多远。

  我走到你的身后,「要鸡巴吗」

  「要」

  「啪」,皮拍一把拍在你的屁股上,立即印出一道血印,你吃痛咬着牙等待下一波的到来,但并未喊出声。

  我的鸡巴早已跃跃欲试,充血时间过长,几乎变成了紫黑色,它此时就像一把骯髒丑陋的凶器,时刻準备着对它的目标杀将过去。我握住鸡巴,对準你的骚屄,那里早已湿漉不堪,奋力一顶,「啊……」响彻山谷。

  「要鸡巴吗」「要」「啪」「啊」

  ……/

  施暴,其中我能领略到发洩的满足,而你,除了夹带痛楚的快感,更多的是满足了你骨子里受虐的本性。到最后,你已声嘶力竭,语无伦次,「给我……深点……用力……大力点……再大力点……操死我把……我要死了啊……」而我,在你的低沈的嘶吼中爆射而出,射到你的骚屄里,直到子宫。

  良久,我抚摸着你的脸,「疼吗」「不疼」「舒服吗」「我舒服得都快要死了」「我爱你,谢谢你」我也爱你,我的主人「。我关掉了车灯,周围漆黑一遍,这世界只剩下赤身裸体躺在引擎盖上的我们,还有微风轻拂飘过的野花香。

  【完】